首页> 故事会> 正文

莫要去做长舌妇

来源:汇川资讯网
  

千万别做长舌妇,这是来自于阿罗,一个曾经的长舌妇的忠告。

阿罗现在已经变成了鬼,进过十八层地狱,上过刀山下过油锅,好不容易把支离破碎的魂魄聚齐,就又被黑白无常拎进了阎王殿,说是要审判她的生前,看看是投到畜牲道还是永远地留在忘川河中作石雕。

阿罗很诧异,她知道自己嘴碎爱说话,心里总是藏不住话不说,还总胡乱编些有的没的传出去。可这算是什么大罪过?刀山油锅都下过了,还不能放过她吗?她可是提前向其他鬼打听过了,那忘川河中的石雕除了自愿留下来的以外,都是一些杀人如麻的恶鬼,跟她根本不是一个等级!

阎王殿很快就到了。

倒是没有传闻中的幽暗阴森,但那庄严肃穆的模样,硬是逼得擅长口舌之争的阿罗闭上了嘴,只惊惶地望着坐在上位的阎王。

阎王的相貌并非凶神恶煞的模样,却一脸生人勿近的气场,让人不由得为之臣服。

“大胆恶鬼,见到阎王还不快快低头跪下!”

暴喝声来自于压制阿罗的黑无常,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神情严肃,面目狰狞。吓得阿罗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再也不敢抬起头来。

阎王却并没有发怒,而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手里的生死簿,又叫白无常将阿罗生前犯下的恶事一件件地罗列出来,看看最终应该如何处理。

“恶鬼阿罗,十四岁时因嫉妒同班女生阿悄比她漂亮,造谣对方行为不检点,导致对方自杀身亡。”

阿罗猛得一抖擞,脑海里浮现出阿悄迷惑不解的脸。她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却因为两人在情窦初开的时候为了同一个男生而心动,导致友谊彻底告吹。后来,阿悄成功地和那个男生在一起了,她嫉妒得发了狂,于是……

“你害得我好惨啊!那么高的楼,那么深刻的痛,阿罗,我因你而粉身碎骨,你难道不该代我受过吗?”

不知什么时候,阿悄的魂魄悄然而至,就站在阿罗的面前,绝望而痛心地斥责着对方曾经的残忍。

阿罗缩了缩身子,再偷偷向上看时,却发现面前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阎王面无表情的瞪视。

“恶鬼阿罗,十七岁时因老师上体育课时挨了批评,造谣该老师仗着身份调戏女同学,并写了匿名信将其举报。导致该老师先是丢了工作,而后妻离子散,最后得了抑郁症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至今。”

阿罗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她是真的不知道那些子虚乌有的话会把体育老师害成这样,明明只是个有些过头的恶作剧不是吗?为什么会这样!

“我没有,我没有调戏女同学!校长你相信我,那是假的!”

“老婆,我真的没有背叛你,不要带宝宝走,求你了!”

远处隐约传来男人撕心裂肺的争辩声,阿罗反射性地抬头去看,刚好看到不修边幅的中年男人正面目呆滞地望着空气中的某处,眼神执着而疯狂。

“对不起,对不起!”

阿罗小声地开了口,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师爬上了病房的窗户,直直地盯着她的方向跳了下去。

白无常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停顿,好像已经知道了是这样的结局似的。而阿罗却不一样,她平日里多嘴多舌是真,但从来没有想过那会给对方造成这么大的伤害,甚至算是变相地谋害了对方的性命,让她如何不惊恐!

类似的谣言她还说过很多。东家的媳妇长相妖媚,一看就不是个正经人;西家的钱财来路不正,肯定不是做的正当生意;上司的升迁太快,不是陪睡了就是走后门送了礼……

果然,白无常一条条地说出了那些被她造谣伤害的人的下场,长相妖媚的妇人被人诬陷出轨,最后以死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有钱的西家遭了劫匪,杀了人家全家不说,还在被捕归案的时候表现得十分理所当然,声称反正他们的钱来路不正,抢过来花花又如何;而自己的上司呢,强大的舆论使得她在公司中再无用武之地,老总为了自己的名声解雇她,丈夫因为她的名声嫌弃她,就连她的儿子也以她为耻……

阿罗听到现在已经麻木了,因为她终于明白自己所谓的飞来横祸都是有原因的。所谓因果循环,她最后的死亡其实就是报应!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阿罗正因为换了顶头上司而沾沾自喜,想着若是新来的上司敢惹她不如意,就用相同的方法将她赶走。办公室恋情、趋炎附势、用身体上位什么的,简直就是百试不爽的绝佳理由。

阿罗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个小巷,巷子里最近来了个看不清面目的乞丐,奇怪的是,对方似乎并不渴求金钱,只是喜欢站在角落沉默地用自己混浊的眼睛望着过路的行人。阿罗也和她对视过几次,只觉得对方目光阴寒,让人不寒而栗,之后也就没有在意过了。可是那天,她总觉得不太对,像是无时无刻都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她似的,恐慌感越来越强烈。

果然,她死在了那个巷子里,被目光歹毒的乞丐用水果刀从后面刺穿了她的心脏,当场毙命。

之前她还以为自己是无辜被连累,可是现在听到白无常对于自己生前的描述,那所谓的乞丐很可能就是自己曾经的上司,许是从哪里知道了那造谣的人是自己,这才改变了面貌,整日守在她回家的巷子里,等的就是个能报仇的机会……

“恶鬼阿罗,念你尚有悔恨之心,本官盼你沦为畜牲道,再不能开口言说,你可服气?”

阎王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即便是宣判的时候,也始终不许阿罗抬头,只问她服与不服。

怎么可能不服!阿罗清楚地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虽然来生势必沦为畜牲,却也是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她生前既然是因为长舌害了许多人,来世不许她开口也是因果报应,怨不得人。

轮回道口,阿罗果断地跳了进去,算作为生前的自己赎罪。


拉萨租房 https://lasa.c21.com.cn/
汇川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