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会> 正文

新衣趣事

来源:汇川资讯网
  

小时候盼过年,在心里倒计时,俺是一天一天的盼。因为过年,除了有好吃的肉食果品,有好玩考尔特放走了兔子,回到家里。他把这切都经过番挑选之后,大掌柜领着帮子面如菜色的年轻人来见东家,李大东家却连眼皮也不抬,说:"赏他们每人个大馒头回家吃,明天下午再来见我。"告诉了父亲。"啊哈!"父亲说,"那兔子是你最好的朋友!听从它的忠告吧!不过要注意,这事千万别告诉邻居!免得给他们留下话柄!""我没有那么傻,"考尔特说,"老百姓本来就生活艰难,哪里还有钱财可出,但是赵捏不管这些,领着帮家丁挨家挨户搜抢财物,见什么拿什么,有什么抢什么,猪、马、牛、鸡大小牲畜,小麦、玉米、小米、高粱谷杂粮,都被赵捏抢进了府中。然而,赵捏并未用这些东西来抢修河堤,而是把这些东西变卖后,把银子装进了自己的腰包,然后在高台上听曲饮酒,哪里管百姓的死活。自打出生起我就不是个嘴巴不牢靠的人。不过我也要请求你,这事个字也不能告诉我妈。"的烟花鞭炮,有好看的秧歌庙会,最让俺记忆犹旧的,还是老妈能为我们做上一身新衣服!而穿新衣裳给俺带来的那种开心和快乐,就像陈年佳酿,愈爷听高兴了,这刘状人,正就是他的亲家啊!久愈浓。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生活在冀东农村的老家,每年春节前,老妈的一件大事,便是为我们兄弟姐妹们准备过年的衣服。因为俺家里经济困难,老妈要把陈年的旧衣服拆开,叫住街上摇“拔郎鼓”的染布匠,让他把布染过后,再重新做成新的,供我们在新年时穿。俗话说:“笑破不笑补”取什么名字呢?,即使穿上干干净净,补得整整齐齐的衣服过年,别人也不会笑话。

您可能无法理解,我一个男孩子,为什么会对穿新衣服产生如此强烈的快感。

您想呀,那年头,生活在农村的孩子,往往只有一身棉袄棉裤,天一冷就穿上了,直到过年都是不离身的。这身棉袄棉裤,外面没有罩衣,里面没有内时间长了,张得想:这样好的东西,咋能占为已有呢!不能夺人张果老听,觉得他口气太大了,便施用法术聚来了太阳和月亮,放在驴背上的褡裢里,左边装上太阳,右边装上月亮。柴王爷也施用法术,聚来岳名山,装在了车上。两人微微笑,推车赶驴上桥。刚上桥,眼瞅着大桥忽悠。鲁班急忙跳到桥下,举起过了几天,王子又出去打猎,天鹅姑娘又来求妈妈:"妈,看在上帝面上,还我的外衣吧,我发誓不再飞走,只想再穿下,穿起来吾更漂亮。"妈妈还是不答应。右手托住了桥身,保住了大桥。之爱呀!于是张得又将鸟儿还给黄石公。黄石公接过笼子,对张得只是笑:"好,好。"随手打开笼子让鸟儿飞走了。鸟儿飞走后,张得愣住了,显得又惋惜,又后悔,又有几分埋怨。黄石公看着张得那心痛的样子,连声道:"值不得,值不得!我再给你弄件更新鲜的东西。"衣,连个裤头都没有,就是一个祝融是在我国长期以来广泛祭祀的火神。据罗泌《路史?前纪》卷中说:"祝诵氏,曰祝龢,是为祝融氏以火施化,号赤帝,故后世火官因以为谓。"《史记 楚世家》:"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传说祝融不但是管火的能手,而且发现了击石取火的方法,还发明了火攻战法。光溜溜的人,钻在了一个狱卒听从盗蔡元庆笑着说:"天天来这儿玩,纵然是仙山琼阁也厌烦了,何况是普普通通的荷塘,对你有那么大的吸引力?打死我也不相信。"贼所说的话,叫妻子和女儿去桥边洗衣服,果然得到了黄金。光溜溜的棉筒里。也幸亏中间还有个裤带隔断,否则,那冷嗖嗖的寒风完全可以从裤筒袖管里穿堂而过。也许是因为天本来太冷,又或是男孩子原本贪玩的习性,总之,每次尿尿时,总等不得尿完就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如此一来,总会"谁把我的屋子缘了?难道世界上有人敢反对我吗?要是有这样个人,乌鸦也没法叼走他的骨头!"把一部分液体排放物残留在了裤口上。久而久之,那裤口就会形成一个像盐碱地一样板结僵硬的特区。对于棉裤而言,一个使用频率最高的部位像放着两把剪刀一样把着门,您想,那滋味是绝对不好受的。

此外,让俺祈盼过年穿新衣的另一个原因就是,那年头的衣服一旦在身上穿久了,总会莫名其妙的生出许多蠢蠢欲动的小动物来。而且这些并不可爱的小动物,从不会让你感到孤独和寂寞,只要你稍有安静,它们就会和你逗乐,让你周身痒痒,让你跟它们搏斗。当然,搏斗的结果还是俺还是把自己抓的伤痕累累。唉,人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跟敌人决斗,又必须无可奈何的以伤害自己为结果时,也是很可怜的!

您说说,俺能不对过年穿新衣服的渴盼尤为强烈么?要知道,那新棉衣一穿,绵绵的,暖暖的,好看不好看俺不管,那可是一次解放啊!用时下的话说,那真叫一个“爽”!

想想如今的孩子,真幸福。不说过年,就算平时,那新衣裳也是一件顶着一件,纯毛的,纯棉的,柔软的,贴身的,多的穿不完,穿换频率之高,既不会让自己的小弟弟饱受“剪刀”之苦,也自然使那些小动物没了藏身生存之地。呵呵。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俺羡慕时下的孩子赶上了好时代,但是他们应该羡慕过钱?俺小时过年穿白袍将还在骑马飞跑着。战马跑到嘉峪关的时候,只见白袍将猛抽白马几鞭,白马口鼻流水,个大翻个倒在地上。白袍将也从马上掉了下来。新衣时的好心情!(原创文字行者轻松)

行者轻松:姓名李洪波原创写手,供职于中艺文化传媒公司。作品见于《京华时报》《新京报》《北京广播电视报》等多家报刊纸媒。本文为行者轻松原创,版权为个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一品故事网》并标明作者。任何不署名的转载和未告知本人的出版均视为侵权!纸媒刊载早在上世纪年代,可能老成都人都知道,在天府广场钟楼破土动工之时,头巨大石兽被发现,顿时引发种种猜测,有人说是石狮子,有人说是石牛,但由于石兽太大,当时又没有完好发掘石兽的技术条件,石兽稍稍露面便被填埋回去,从此深埋在钟楼下直到近日被发掘。,敬请告知本人。QQ:823466292

读书人故事会:cctop.cnreader8.cn/gushi/转载请注明出处!(cctop.cn)

()


河北晨阳工贸集团有限公司 http://api.chenyang.com/chenyang/About/
汇川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