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会> 正文

诡异迷踪之心盅

来源:汇川资讯网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陈伟拿起刚买的手机,看到屏幕上赫然写着两个大字“刘秋”,陈伟清楚的记得,自从上次高中同学聚会之后二人便失去了联系,况且在高中的时候,虽然刘秋曾经追求过陈伟,但刘秋给陈伟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刘秋这个女孩子向来喜欢独来独往,做事神神叨叨,与同学聊天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就这样,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少,陈伟向老师反应了之后,没成想老师知道了之后,怕他影响同学的学习,反而给刘秋设了单独的“雅座”。

今天突然接到刘秋的电话,陈伟满是疑惑,但又不好意思挂掉刘秋的电话,陈伟疑惑的接了电话,“喂,大帅哥,好久不见了,你都不给我打电话,今天晚上有时间吗?出来聚聚啊” 刘秋这种说话的风格让陈伟感觉很别扭,要知道刘秋在高中的时候基本上是不说话的,现在刘秋突然这么能说,反到让陈伟心底生起了一丝怀疑。

陈伟刚想婉言拒绝,说到“不好意思啊,明天我没时间啊!”刘秋在电话那头阴深的笑了一声“呵呵,唐婕也在,你确定不来吗?既然不来的话……”

没等刘秋说完,“唐婕也在?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把明天的事推一下,把你的地址给我”

陈伟着急的补充到。“明天下午三点我在音秀咖啡等你,不要迟到哦。”

刘秋阴阳怪气的说到。滴……刘秋挂掉了电话。

陈伟忽觉不相信,高中毕业之后,自己都不怎么和唐婕联系,怎么他会和唐婕有联系,于是,陈伟拨通了刘秋的电话,“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sorry,滴”陈伟挂掉了电话,带着疑惑,陈伟又拨通了唐婕的电话,“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滴”陈伟再次挂掉了电话,陈伟气不打一处来,自己的女神怎么会和一个患有自闭症的患者有联系,陈伟一气之下没考虑那么多,决定明天一看究竟。

说实话,陈伟是不想去的,他是冲着唐婕去的,高中的时候他曾暗恋过唐婕,后来,高中结束之后,二人便失去了联系,如今突然听到唐婕的消息便来了兴趣,想一想能再见到心目中的女神,不觉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第二天一大早,陈伟就早早的起来开始精心打扮,收拾自己,又是理发,又是洗澡,不得不说,经过一上午的精心打扮陈伟确实变帅了不少,陈伟对着镜子笑嘻嘻的说道:“高中的时候,我陈伟可是班里的颜值担当啊!没想到我重新收拾收拾,依旧不减当年风采啊!”陈伟沾沾自喜道!

时间过的飞快,不知不觉已是下午3点,陈伟打的来到了音秀咖啡店的门口,拨通了刘秋的电话,“你在哪儿呢,我怎么看不见你啊。”

陈伟一边扫视着人群,一边在电话那头问道。“突发原因,出了一些事,我回家了,你来我家吧。”

陈伟一听自己昔日的女神竟然和刘秋在一起,也没有考虑那么多,“把你家的地址发给我,我马上到”陈伟挂掉了电话。

滴……陈伟手机接到一条短信永兴街阳光大道14号,看这个街道怎么这么陌生,陈伟关掉手机,也没多想,从街边着急忙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后陈伟坐在了后面的一排,不知是什么原因,陈伟只觉的脊背发凉,感觉有人在他身后吹冷气,再从镜子里看司机的脸,没有一丝血色,反而更多的是土色。陈伟揉了揉眼睛,决定不在想那么多,“师傅去这个地方。”

陈伟快速地将自己的手机拿给司机看!司机看完手机之后惊讶的问道,“你确定要去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可是”没等司机说完“怎么怕我给不起你钱”陈伟大声吼道!司机看了陈伟一眼,也没说什么,嘴里小声的发出了一声“哎”

一路上司机也没说什么,就这样走了很长时间,陈伟只觉的怎么越来离市区越远越来越偏僻啊,陈伟再次拨通了刘秋的电话,“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滴”这次没等客服人员说完,陈伟就挂掉了电话,过了一会儿,陈伟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师傅,我们这是在哪儿啊,怎么我感觉我们一直在这里转圈圈啊!”“妈的,,我们可能碰到鬼打墙了”司机咒骂道。“师傅,什么是鬼打墙,你别吓我啊”

陈伟担心的问道!“所谓“鬼打墙”;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明明只有几百米远,可是走啊,走啊,走上两三个小时也走不到头。走到哪里去了呢?原来在那里打转,无论如何也走不出那个“怪圈”。

即使“墙”夹着的“路”上有坑有水,也会“勇往直前”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陈伟此时已经吓破了胆,说着,司机脱下了自己的鞋子,冲鞋子是一顿大骂,装牙舞爪的,看着象打人似的,陈伟此时只能听天由命,毕竟鬼打墙这种事他还是头一次碰见,此时他把寄托都放在了司机的身上,“滚开”司机大骂一声,话音未落,陈伟忽然觉得灵魂像抽离一样,脑袋里发出刺儿的响声,感觉有种强大的压力在压着他一样,“碰的一声”陈伟混过去。

“喂,年轻人,没事了,我们到了”司机摇醒了昏迷的陈伟,陈伟睁开惺忪的双眼,摇了摇头,“我什么时候昏过去的。”“从你刚才昏迷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陈伟揉了揉头,“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忽然陈伟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刘秋,陈伟正想给她拨过去呐,没想到她却先打来了,“喂,大帅哥,你在哪里呢,你怎么还不来啊,我们都等不及了”刘秋依旧阴阳怪气的说道,“嗯,路上碰到一些事,耽搁了,我马上到”陈伟觉得事情很蹊跷,为什么他刚到这里,刘秋就给他打电话,冥冥之中他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他,想到这,陈伟觉的背后阵阵发凉”“你到底还下不下车啊!”司机冲着陈伟问道,“下,我马上下,多少钱?”

“这趟算我白拉了,你赶紧下车吧”司机催促着陈伟下车,陈伟没有因为司机没要钱显的高兴,反而带来的是不安和恐惧,陈伟看了一下手机,5点多了,从刚才到现在兜兜转转过去都过去两个多小时了,“你到底下不下车啊!”司机再次催促的说道,“下,我这就下”陈伟被司机赶下了车,陈伟一下车,便拨通了刘秋的电话,“喂,刘秋,我到了,你出来接一下我呗!”“我不方便出去,你下了车之后到…”刘秋在电话那头指挥着陈伟,陈伟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出什么,只好按着刘秋的指挥向刘秋的家走去。

冬天的夜暗的很快,阴风不停的吹到陈伟的脸上,陈伟下意识的夹了夹衣服,随着刘求的指示,陈伟来到了一条十分狭窄的路,左面的墙因为年久的原因,墙上的大白已经掉了一半,但墙上还能依稀看出墙上“奋发图”这三个大字,再往里走了一会,里面的道更窄了,原先可以直走的陈伟,现在只好侧身缓缓前进。

“这是什么破鬼地方,刘秋你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陈伟在电话这头抱怨的说道,“嗯,你走到这,就说明你马上就到了,我马上就可以拥有你了,”“你别开玩笑了,我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你快告诉我,到底还有多远,还有,唐婕到底在不在你那里啊?”

一连串的疑问问下去之后,电话那头的刘秋只是淡淡的说道“马上就到了,等你走出这个巷能看见一栋显眼的别墅,我就在那栋别墅里面,”陈伟刚想调侃一下刘秋,没想到刘秋立刻挂掉了电话。

陈伟刚一走出那条巷,便认出了刘秋说的那栋别墅,道路两旁堆满了建筑垃圾,杂草丛生,但唯独只有那栋别墅,如同一个穿着新衣服的小孩子一样,调皮的在这堆垃圾中玩耍着。陈伟绕过这些垃圾很快走到了别墅,缓缓的推开了别墅门,“刘秋”陈伟叫着刘秋的名字,没人答应,陈伟想了想可能是自己刚才叫的太小声,刘秋没听见,“刘秋”陈伟提了提嗓子,大声喊出来,“看来你还没变啊,依旧像当年那样,那么帅气”只见刘秋穿着一身红色的睡衣一边和陈伟说着话,一边从楼梯下慢慢走下来,“哎,唐婕那,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她有事就先回去了,你先坐着,我去给你倒杯水”

旋即,刘秋起身去给陈伟倒水,就在刘秋转身的那一刻,陈伟清楚的看到刘秋的后脑勺是空的,里面还有许多恶心的虫子在爬来爬去,“啊”陈伟吓得叫了出来,“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刘秋冲陈伟鬼魅般的笑到,陈伟揉了揉眼说道,“没事,可能是我看花眼了”

不一会刘秋端了一杯水过来,“陈大帅哥,请”

陈伟端过这杯水后差点没吓坏,杯子里根本不是水,而是一条条五颜六色的鲜活的虫子,陈伟觉得可能是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再次凝视着杯子看见看见杯子里依旧是一条条鲜活的五颜六色的虫子。

“刘秋,你就给我喝这个”“怎么了,你不喜欢吗,既然这样的话,”话没说完,只见刘秋拿起水杯将杯里的那些虫子一条条活生生的吞了下去,不时还有虫子从刘秋的嘴里爬出来,陈伟根本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就在陈伟吓的准备逃跑时,发现此刻自己的腿根本用不上一点劲,当陈伟再次看向刘秋时,发现刘秋心脏的地方是空的。

“刘秋,你的心”陈伟惊恐的问着刘秋,“对啊,我的心没了,当初我把它给你了,可惜你并不知道珍惜,现在我只好拿你的心了来填满我的心了。”

说着,刘秋张牙舞爪的散着头发向陈伟飘来,眼看刘秋离陈伟越来越近了,陈伟清楚的看到,刘秋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里,到处都爬着虫子,陈伟下意识的挥动胳膊冲刘秋打去,“咚”刘秋的脑袋应声落下,陈伟一连冲着脑袋打了几拳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地上躺的刘秋已经被他打的脑浆崩裂,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陈伟找来几个装尸的袋子将刘秋装了进去,拉倒一坐人烟稀少的地方,一把火将刘秋的尸体给付之一炬。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陈伟的手机唱了起来,然而另陈伟没有想到的是,手机屏幕上竟然写着刘秋,陈伟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陈伟惊恐的接起电话,说道,“我求求你放过我吧,刘秋,我也不想这样啊!”电话那头只能听到,“给我你的心,给我你的心,给我……”

陈伟被彻底的吓坏了,把手机用力的甩了出去,此时的陈伟向着远处狂奔只想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碰”

“哎,你不是当初的那个,我想想,对,刘秋,好多年不见了,这里是车祸现场,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当年你为了向陈伟证明爱他,连心脏都敢抛开让他看,我真佩服你的勇气,你的心脏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唐婕担心的问道!

“嗯,挺好啊,自从换了这颗心脏我感觉我们俩的心紧紧的连在一起,”刘秋满脸辛福的说道。

“你说你们”

“对啊”说着刘秋解开自己的衣服。

“看,我刚换上的”并指着陈伟的没有心脏的尸体。


墙漆 http://www.chenyang.com/
汇川资讯网